相关文章

广东农村泥砖房改造之路:引社会资源让规划先行

来源网址:http://www.bxg2018.cn/

  今年8月,五华县龙村镇等突发水灾,不少泥砖房倒塌。 陈晨 摄

  从化市吕田镇狮象村的农民做梦都没想到,就在一夜之间,自己从以前的泥砖房住进别墅般的小洋房。60多岁的巢伯告诉记者,他家5口人原来住在建于1966年的泥砖房中,在从化市政府和星河湾集团的帮助下,现已经搬入了170平方米的洋房。

  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泥砖房改造,是多地在改造过程中摸索出来的一条有效经验。10年泥砖房改造中,各市、县遵循全面摸底、认真规划、积极改造的路径,紧锣密鼓地开展泥砖房改造,逐渐摸索出各种有效的改造经验。

  日前,南方日报记者走访了丰顺、五华、乳源、南雄、从化、雷州等粤东西北地区,实地探访泥砖房改造的经验,希望可以为全省泥砖房改造提供借鉴。

  ●执笔: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 南方农村报记者 叶香玲

  采写记者:刘进 李秀婷 张学斌 汤凯锋 陈晨

  建档公示让群众心服口服

  “透明”建档的结果是,农户争执少了,村委的工作更容易做了,泥砖房改造进度更快了。

  2013年1月,丰顺县留隍镇上南村村民杜祥斌惊讶地发现自己上了电视——丰顺电视台正对全县“2012年农村低收入住房改造户”的验收结果进行公示,和他一起进行公示的还有3400名在该年完成住房改造的低收入者。

  按照丰顺县住房改造工作流程设置,电视公示改造户名单是一个必经的环节。9月6日,丰顺县扶贫开发局局长郭春山指着身后满满好几柜子的住房改造档案表示,该县从2011年到2012年3月止,共完成7950户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住房改造任务,每一位农户改造前后的房子模样、领了多少钱、何时领取等信息都记载得一清二楚。

  泥砖房住户多,改造指标有限,分给谁,是各地面临的考验之一。

  丰顺县在建立补贴农户信息档案管理制度方面自有一番心得。这种制度并非仅仅收集和记录农户信息这么简单,它还包含着对改造名单的评估、考核和表决。这其中,村民召开代表大会对改造名单的表决以及公示是关键——如有村民对名单持异议,县、镇两级政府将重新对名单进行核查。

  丰顺县根据家庭实际困难,将贫困户分成三类,补助原则为:每户政府补助新建户不低于1万元、整修户不低于5000元,对特别困难的贫困户(低保户)危房改造给予1万至3万元的补助。郭春山说,该补助标准延续了农村安居工程时期的补助方法,得到了村民认同,可以更为有效地帮助困难群众改造危房。“详细建档,也是为了让补助方案更经得起考验,让群众心服口服。”

  同样,在从化,为了保证泥砖房改造工程的公开透明,在审批前,当地要求每户列入改造的农民,需站在其原来居住的泥砖房前进行拍照留档,照片背面写明相关的信息。审批合格后,还在当地报纸上进行公示,“每审批一批,就公示一批”。从化市泥砖房改造办公室副主任梁耀民说,今年公示的3500户中,仅发现一户不符合条件而被取消资格。

  规划先行是规范建设基础

  南雄市住建局副局长黄长江:“做规划之后还要有一整套措施,要有督促检查阶段,各级要加大投入,这样才能形成效益。”

  时间退回到10年前,走进南雄市珠玑镇洋湖村高基头自然村,看到的会是这样的情形:村民住的全是陈旧的泥砖房,农具堆放在家门口,狭窄的泥土村道上散落着生活垃圾,污水横流,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现在的高基头村,则展现出另一番情形:整齐的楼房,干净的村道,三三两两的村民聚在村口闲谈。

  有新房,无新村,规划少,布局乱,这是农村建设普遍存在的问题。以南雄市为例,该市有200多个行政村,2446个自然村,到目前为止,有规划的自然村仅有207个,仅占8.16%。

  在南雄市住建局副局长黄长江看来,乡村规划十分迫切。“规划是农村规范建设管理的基础。做好规划,并适当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引导农民集中建设,是解决违法用地、违章建设的重要举措。此外,按规划集中建设,可以节约土地,对保耕地红线具有积极的意义。”

  南雄市珠玑镇洋湖村高基头自然村便是规划先行的案例。高基头村共有47户200余人,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村民要求建新房的愿望十分强烈。该村村长告诉记者,当时村里有两位在深圳务工的村民,听说村里要进行旧村改造,他们便建议模仿珠三角农村建设,先做好规划,新村建设按规划进行。随后,该村成立了新村建设理事会,对新村进行规划设计。2001年该村开始进行全面拆除,在旧址上重建新村,10年间,楼房陆续替代了泥砖房,村容村貌也焕然一新。

  不过,黄长江提出,农村建设规划还面临着三个问题,一是农村预留宅基地不足,给乡村规划的选址带来一定困难;二是资金投入不足,一个村的规划大概要两三万元,对于大多数没有集体收入的自然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三是管理不到位,做好了乡村规划,不能仅仅停留在纸上,关键在于落地。

  整村推进统筹使用补助金

  乳源县扶贫办主任莫胜华:“通过整村推进能达到改变落后面貌的效果,对群众思想也有所促进,让其有一种崇尚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

  一幢幢红黄相间的瑶族吊脚楼式民居映入眼帘:一条清澈的小溪穿过村头,几个孩童正在水中嬉戏,这是乳源县游溪镇大寮坑村八一瑶族新村的新貌。就在两年前,全村92户村民还住在泥砖房中,房屋低矮、阴暗、潮湿、破烂,村道坑坑洼洼,人畜混居,污水横流,垃圾满地。八一瑶族新村的变化,得益于在第一轮“双到”扶贫中,农房改造实行“拆旧建新,整村推进”的方式——农户只需出资4万元,就可以住进两层新楼房。

  乳源县扶贫办主任莫胜华介绍,乳源县的农房改造多是采取整村推进的方式,把省市县的补助资金统一起来,一部分作为整村改造基础设施费用,资金能够有效利用。第一轮“双到”扶贫,乳源完成了33个村庄的整村推进。

  高元村是乳源县一六镇有客家特色的村庄。在新一轮“双到扶贫”中,高元村将进行拆旧建新,整村推进。一六镇镇党委书记秦正京说,拆旧建新首先解决了宅基地浪费的问题。他提到,在最难办的宅基地协调上,高元村采取了“多卖少买”的方式,“卖”出的宅基地价格为100元/平方米,“买”宅基地就收120元/平方米,多出来的20元就用来进行公共用地建设。

  莫胜华说,异地搬迁是与整村推进相结合的,对于“两不具备”地区的农房改造采用异地搬迁方式,将瑶族山区、高寒山区的群众安置在平原区一带。东莞商会民族示范村是一个异地搬迁的成熟案例。十年前,东莞商会在靠近乳源县县城处建设了民族师范村,瑶族村民只需1万多元就可以住进一层楼房。

  “过山瑶之乡”必背镇镇长赵丹丹认为,异地搬迁对瑶区农房改造来说是最好的办法。“在山上建房成本高,土地少,还得考虑安全因素。搬出去后,教育、医疗等将更方便。”

  引入外援资金来源多元化

  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改造只能另辟蹊径。为了破解这一难题,从化有些村庄在改造中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建设。

  “泥砖房改造最大的困难还是资金。”在村基层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五华县龙村镇塘湖村委会主任钟宣宗时常觉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正在进行改造的从化良口镇水尾洞村村干部陈瑞进告诉记者,水尾洞村110户的泥砖房改造今年将全面完工,但还有十分之一左右的农户因家庭经济困难拖欠工程款。公益组织“中华仁人家园”对水尾洞村100户农民给予每户1万元的免息贷款,5年内还清。

  “乡贤”的力量也被整合进来。在吕田镇草埔镇龙屋经济社,该村的乡贤龙哥在外做生意,经济相对宽裕,积极支持该社的泥砖房改造,除了政府的补助,全社农民泥砖房改造所需资金,先由龙哥垫付,目前该社的泥砖房改造工作,在龙哥的支持下,紧张有序地开展前期准备工作。吕田镇吕中村黄屋社27户农民的泥砖房改造,也得到该社乡贤的大力支持,目前全社泥砖房改造基本完工。

  9月4日,记者在吕田镇狮象村上围社见到了60多岁的巢伯,巢伯告诉记者,在政府和星河湾集团的共同帮助下,他家已经搬入了170平方米的两层崭新洋房,个人只花了3万多元。

  ■策论

  发挥十年经验

  把握当下现实

  资金、土地、机制和人的问题,是横亘在农村泥砖房改造工程面前的四个难点。要想打好这场攻坚战,既要发挥十年来探索的经验,又要充分把握当下现实。

  将政府资源、民间资源和市场资源整合起来,充分盘活,是解决资金困难的关键。在这方面,星河湾集团对从化狮象村的帮扶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2011年3月,在政府的牵线搭桥下,星河湾集团捐资1.19亿元,全力支持狮象村的新农村建设。将社会责任感强烈的企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参与泥砖房改造的战役中,既是破解泥砖房资金之困的一个机遇,也是挑战。

  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面对泥砖房带来的民生疾苦,日渐发达的民间公益组织也有极强的参与欲望,“乡贤”的力量也可进一步整合进来。

  从各地涌现出的泥砖房改造示范村来看,泥砖房改造必须高度重视规划先行。只有把改善农民居住条件与加强农村规划建设相结合,与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才能使农村走上“有新村、有新貌、有发展”的路子。

  始兴县扶贫开发“双到”办常务副主任卢德海说,马市镇涝洲水村走出了“上造种烟、下造制种,山上发展小庄园”的发展之路,黄烟种植面积1971亩,制稻种面积552亩,实现产值近千万元,年人均纯收入为7674元,“也只有通过发展特色产业,增加农民收入,才有可能在新一轮扶贫开发中解决泥砖房的问题”。

  2007年,省委、省政府在茂名市召开全省农村安居工程建设现场会,其中就提到,正要确处理村庄建设与节约用地、村庄总体布局与农村产业结构调整、村庄改造与历史风貌保护、科学规划与尊重传统习惯等关系,扎实推进“告别泥砖房工程”。

  总策划:张东明

  总指挥:胡键

  策划统筹:梅志清 陈永 胡念飞 刘小骅

责编: 朱景